要说些什么

【授翻】With a burning passion/敬你我炽热的爱恋

WithABurningPassion:

*继父!Thranduil×继子!Legolas,现代AU




CHAPTER 14/Secrets (2)


写在前面:大家好。很久没有更新了,先谢罪一下🙇本章前半段并不影响后半段剧情,忘了就...忘了吧(...)


重温14章前半段点我,AO3重温前文点我(链接跳转后右上角点proceed)




“一场约会?”Leoglas一边嚼着一块甜西瓜挑眉问道。


“我真的有必要把我在早上七点说过所有事情重复一遍?”Thranduil回答道,显然因为疲惫很难保持好心情。他刚刚喝下第二杯黑咖啡因此他尚能保持微笑。


“是的有必要,因为我根本没法理解它。”少年并不很在意烧灼在他身上的死亡凝视,反而甜甜地微笑着,一边舔去指尖的西瓜汁水。


“有什么不能理解?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问题。”


“你刚刚说,且让我引用一下‘我们今天去约会怎么样?放学之后我来接你,我们回家一会儿然后再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我从没想到过你还是那种会出去约会的人。”他引用完毕他男朋友的话,而对方已经忍不住在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尽管微不可闻。


“嗯,对这个情况我也很惊讶。你想不想去?毕竟如果你没兴趣的话这段时间我也可以用来工作。”Thranduil的眼神死死地咬住他面前的盘子,看起来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或者不安?太可爱了,Leoglas不动声色保持得很辛苦。


“我当然想去。我还能决定我们去哪儿?”


“当然。”男人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


 


“你认真的吗?”当他们走进一幢建筑被团团人群包围住,Thranduil在Legolas身边抱怨道。


“是的。”Leoglas说,兴高采烈地四处拍照,拍Thranduil和他自己。“拍照笑一笑。”他要求道,但他的男朋友满脸不情愿,看起来恼怒甚至有些面无表情。


“特殊场合我也许会笑一下。”男人说道。他买了两张票,拉上了Legolas。


“是你说我们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而这就是我所想的。”Legolas只是耸了耸肩,顺手接过了路边的传单。


“但这是个水族馆,我们本可以随便走进一家宠物店看看鱼的。为什么我们非得在这种公共场合和…孩子们…”他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一起乱跑还有婴儿在尖叫?”


“因为这里有鲨鱼还有很多你在宠物店找不到的动物。别犯蠢了,亲爱的?”少年调笑道,随后他将手中的票子递给了水族馆门口的工作人员。他很快为他们检了票,并把票根还给了他们,向他们点了点头。


“Legolas你别嘲笑我,我现在心情很不好。”Thranduil说着,向他投来阴郁的一瞥。


“我什么时候嘲笑过你了?”金发的少年咯咯笑道,他端正了一下神情,抓住了他男朋友的手,他们十指相扣。“不过如果你真的不想去,我们可以离开。”


他们彼此对视了几秒,Legolas可以看出对方还是妥协了。


“你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进来一会儿了。既然我们已经在里面了,我想四处参观一下也是好的。而且我说我们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并且如果这还包括了到处走动观赏那些愚蠢的鱼做些一成不变的事情的话,对我来说也没什么问题。”


“谢谢你。”他踮起脚尖,在他的继父嘴唇上飞快地一啄。他们继续走着。


“还有,你今天看起来棒极了,我很想扯开你的马尾辫。”男人悄悄地加上一句,令少年喘息。


“变态,这里都是孩子。”他开玩笑道,但也感到高兴。他花了很多时间准备他的穿搭而且在选定他今天所穿的衣服之前,他至少试了十余套不同的。修身服帖的浅蓝色牛仔裤,白衬衫,外套一件黑色的套头毛衣,帆布鞋,一件暗蓝色的夹克衫,兜帽的颜色极其映衬纽约城日渐寒冷的天气。他把头发扎成一股马尾,肩上甩着一只黑色的单肩包。


然而不管他得到了多少来自路人的倾慕目光,他的约会对象似乎更备受瞩目。


Thranduil——破天荒地——没有穿着他的西装,而是穿着“正常”的衣服。不过,每一件仍然比得上别人从头到尾的衣服,好在穿起来效果很好。暗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还有说实话那件灰色的衬衫也许是他数套西装中的一件,但深色的外套使它脱颖而出。他的头发散开,裹在立起的外套领子下。


“但我得承认你的衣品也很不错。”Legolas笑道。Thranduil收紧了他们交握的手,他感到了一阵颤栗自脊背向下。


“谢谢你亲爱的。”他低声说,在少年的额前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他随后又叹了一口气。“我们走吧,去看看那些无聊的鱼日复一日做些什么。”男人把充满明显厌恶的目光投向了一群孩子。


“你是真的很讨厌小孩子,是吗?”少年大笑道,试着不去想自己是不是把那只稍大一些的手掌握得太松或是太紧又或者他的手是不是汗涔涔。他享受地看着他俊美却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的男友。有句话说“女王总是感到不悦”真是再适合不过眼下的情况了。毕竟他们在这里说的可是纽约的女王。


“我不讨厌孩子……”Thranduil开口道,Legolas觉得他肯定在说谎,但男人继续说道:“我看不去他们。”


少年对此大笑起来,“但你没有看不起Bard的孩子。”他提醒了他的男朋友,对方微微翻了个白眼。


“我也不怎么能忍受他们。但相比起其他人的……后代,他们已经很好了。”


Legolas对他的挚爱感到忍俊不禁。Thranduil的反应实在很可爱了。“那么如果我很想要孩子的话,你会反对我去领养?”他开玩笑道,有些调皮地偷换了Thranduil的想法。


有那么几秒男人看起来震惊极了,不过他很快轻笑出声,“你让我动摇了一下。”


“谢谢你我知道了。”少年愉悦地说道,他又终于被周围事物吸引了注意。他们走过一条向光的漆黑长廊。在四壁上暗暗地画着一些诸如水母一类的海洋生物,背景里放着浪花拍岸的细柔声响。可惜的是其他游客的声音让那大海的声音变得几不可闻。这里不像在寻常一个周六一般人满为患,Legolas很庆幸他们选择今天来。当他们穿过那条长廊,进入另一条穿越一整个水箱的隧道。在他们的周身和头顶是五彩缤纷的小鱼,蝠鲼,水母和鲨鱼,轻柔地打着转遨游着。


“看那里。”Legolas兴奋地低声说道,拖着他的男朋友走向玻璃墙的一边,一条鲨鱼正缓慢地自水间游过。那不是一条巨大的鲨鱼,差不多有Legolas的手臂你们长,但它十分美丽。他很喜欢鲨鱼,实际上他是超爱它们。“你看见他们的牙齿了吗?”


“是的我看得很清楚。”Thranduil在他的身边轻声说道,听起来仍很疲惫但同时也有些许愉快。


他们在水族馆中数小时地走着,看着那些愚蠢的鱼类和他们一成不变的生活,尽管Thranduil每每看完都要叹气。当他们最后来到一个都是人的房间里,他们找到了一些乐子。


Legolas最喜欢的部分就在水族馆的尽头,他们来到了触摸池。那是一个大而浅且上部开口的水箱,能让游客们触摸水中的生物。那里有许多海星,不少小鱼和蝠鲼,也有一些不长于Legolas小臂的小鲨鱼。


这些生物都很平静,早已习惯陌生人们伸手轻抚他们的皮肤,所以他们都安静地游荡着,而并非当手指一触及它们便俶尔远逝。


少年逗弄着鲨鱼和蝠鲼,与这些动物相比其他一切都显得乏味无聊,不过最终他还是玩够了。


Thranduil拒绝再牵他的手,直到他好好把手洗了干净,走出洗手间,才重新十指缠绕。


他们走过一条相当昏暗的长廊,即将来到出口。那是相当大的空间但仅仅只有五个人在。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黑暗,除去一面墙。那里有一道水箱,占据了自墙角至顶,在那之中,是散发着幽光的水母。


“好美。”Legolas低声惊叹道,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男朋友竟也有同感。


“这真是夺人心魄。”那低沉的嗓音简单地说道,他们又走近了一些。


“你看他们是多么庞大,他们比我还要高。”少年觉察到,盯着他们眼前的水母。那些水母是橙红色的,像是一团火焰,拖着长长的无止无尽的触须。


“大部分都是有毒的。如果被那些触须碰到,恐怕要被送进医院……或者当场死亡。”


“嗯,但这里有一面玻璃将我们分开,我们不会有事的。”少年翻了个白眼,但把他的头靠在了男朋友的肩膀上,继续沉醉地望着那些生物。


Thranduil把自己的手从Legolas的手中松开,臂膀环绕着纤细身体的腰,将他怀抱得更近。


Legolas依偎在这触碰中,他想要紧紧地靠近男人,近到令发丝都无法横亘于他们之中。他很享受被这令人安心的熟悉气息所环绕的时刻,令人惊讶的是他和Thranduil的这段关系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绵延了下来。自然而然地,仿佛他们已经如此在一起过了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也许他们没有最美好的开始,可现在的一切却也都是这样地完满。


也许,有一天,Thranduil会准备好告诉Legolas所有他试图隐藏的,关于他过去的阴暗秘密。


少年自有他的想法。说Thranduil因为他父母的缺席而沉沦嗑药未免太过简单,同样地,如果说这都是他那些狐朋狗友的错也未免过于无理,因为他们看起来都不是那种会迫使你出于同侪压力而和他们一起为非作歹的人。因此Leoglas揣测Thranduil或许是因为失去了一位近亲,既然他并没有兄弟姐妹,或许他失去的是一位如父亲的叔叔,他的死留下了年少的他孑然一人。但在他主要的想法中最合理的一个,是Thranduil曾在而是被欺负。如果真的如此,必定是来自于他的父亲。而原因真的是曾经来自身体上或心理上的暴力,那么便能够轻易解释他们彼此间僵持不下的关系。Oropher很留心没有留下难以褪去的身体伤口例如伤疤或是其他,因为Thranduil的身体毫发无伤。而且即便Thranduil跑去报警,这个男人的财富为其他人带来的影响力也能够赦免他自己。Thranduil的妈妈看起来也为她的儿子而感到内疚,或许正是因为她知道一切却什么也没有做。


所以暴力是他猜想最有可能发生的事,但那也有许多原因可能导致Thranduil的行为,比如被强奸了,或者他对此过分解读了,Thranduil沉迷毒品和他混乱的少年时代不过是意外失足之举,只是难以抽身罢了。不过这些都是猜想而已。


他稍稍抬起了头望向了Thranduil的脸庞。男人正望向那幽暗的玻璃鱼缸,他的眼神涣散,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感伤,为什么他总是看起来那么忧伤?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与Thranduil朝夕相对,他几乎从未有机会一瞥那冰冷而俊美的面具下藏着的真情实感。尽管Thranduil在他的面前总是表现得很愉快,但有时,当他一言不发时,他会看见Thranduil的眼神迷失,悲伤的情绪在他的脸上闪过。男人看起来是那么伤痛,内疚和不堪一击,令Legolas的心也苦涩得皱缩起来。随后男人眨了眨眼,看向了Legolas,露出了在他们恋爱之前难得一见的,真心实意的微笑。那一刻他知道他的男朋友一切都好,知道他重新感到了喜悦。


此刻正是时候。


到底发生过什么?是什么令你如此伤感?”他想问,他多么渴望知道答案,但他没有。他知道有一天他的男朋友会告诉他,当他准备好把一切分享给Legolas。


 


TBC


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不是)最近得空,希望可以一口气更完orz